雅星娱乐登录注册-汪氏父女内幕交易被罚36亿背后:马化腾入股健康元信息遭泄露

  6月24日,一条“证监会对汪耀元、汪琤琤因内幕交易健康元(600380.SH)罚没款36亿的消息”震惊市场——其特殊之处不仅在于金额巨大,更在于这起内幕交易案的内幕信息,涉及到业界多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,其中就包括腾讯创始人马化腾、众安保险掌门人欧亚平。

  而欧亚平,也是这次交易中,汪耀元获取内幕信息的直接来源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下午向相关人士了解到,相关处罚已经做出。不过,记者查阅证监会官网发现,3月底《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(汪耀元、汪琤琤) 〔2020〕10号》就已经发布。

  决定书显示,汪耀元、汪琤琤为父女关系,二人在2015年3月16日起大举买入健康元,半个月时间就获利9.06亿。而彼时,健康元正在酝酿一项备受瞩目的资本运作——二股东减持,接盘方正是欧亚平和马化腾分别控制的公司。

  “酒会”秘密

  2015年3月24日的晚上,众安保险融资成功酒会在中国香港举行。马化腾、欧亚平都出席了酒会,健康元实控人朱保国也在席间。三人此时针对前期市场传闻许久的股权转让合作,达成了一致。

  2014年底,朱保国准备减持鸿信行有限公司(系健康元第二大股东,下称“鸿信行”)持有的健康元股份,朱保国和母亲共同持有鸿信行100%股权。转让消息在业界传开,2015年2月中上旬,欧亚平向朱保国对其表示,愿意帮他减持健康元股票。

  来源:健康元2014年年报

  与此同时,朱保国也对马化腾伸出橄榄枝,希望可以借力腾讯的影响力。2015年2、3月份,朱保国向马化腾提出,希望腾讯公司入股健康元。之后,马化腾同意以其在香港的投资公司帮忙受让部分健康元股票。期间欧亚平与马化腾也有沟通。

  3月14日,朱保国和欧亚平在香港见面,二人就减持一事再次进行了商谈。

  于是,便有了3月24日晚,三人于酒会碰面,最终敲定减持合作一事。同时,马化腾委托欧亚平具体操作。

  参加这次酒会的社会名流当中,恰好就有汪耀元。

  从确定合作到4月1日健康元停牌之前,欧亚平与朱保国商定了整个鸿信行减持的框架方案,包括转让价格、转让数量、转让方式等。

  4月4日,健康元发布《关于本公司第二大股东拟转让本公司股份等事宜意向的公告》,披露了鸿信行转让所持有的健康元股份,以及鸿信行股东转让其所持有的鸿信行公司全部已发行权益的意向。

  关键是后一笔交易。鸿信行的股东,将持有的鸿信行全部股份,转让给妙枫有限公司(欧亚平实际控制)、Advance Data Services Limited(马化腾实际控制)。转让完成后,欧亚平、马化腾通过鸿信行间接持有健康元7439.184万股股份,占健康元总股本的4.81%。

  公告一出,立即引发市场广泛关注。证监会在处罚决定书中表示:”前述信息中的马某腾通过受让鸿信行股份间接入股健康元事项,在公告后引起市场广泛关注,其对健康元股价的影响印证了该信息的重大性。”

  来源:互联网搜索截图

  5次通话,撬动10亿交易

  据证监会后来定性,鸿信行减持及股权转让的内幕信息,形成时间不晚于2015年3月14日,内幕信息公开于4月4日。

  同时,朱保国、欧亚平、马化腾等作为相关当事人,参与了减持事项的动议、策划,均为内幕信息知情人。

  而在上述内幕信息敏感期内,汪耀元先后在2015年3月14日、15日、17日、21日、25日,与欧亚平通话了5次。

  一边是朱保国与欧、马二人推动减持事宜,而另一边,汪氏父女正调动数亿资金大举买入健康元。

  比如,3月14日下午,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57秒,3月15日下午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9分13秒,3月16日涉案账户开始持续大量买入健康元股票;3月25日上午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2分20秒,此后相关账户进一步放量追高买入。

  根据调查,汪耀元、汪琤琤在半个多月里使用“汪耀元”、“汪琤琤”、“沈某蓉”等21个账户大量买入“健康元”,其中沈某蓉汪琤琤的母亲、汪耀元的前妻。

  21个账户中,包括12个自然人账户和9个机构账户。值得注意的是,机构账户均为与四川信托合作的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。

  根据调查,涉案账户从2015年3月16日开始大量买入“健康元”,截至4月1日共计买入88,631,885股,买入金额近10.09亿元,卖出13,813,053股,卖出金额1.85亿元,期间净买入74,818,832股,净买入金额8.24亿元。

  经计算,涉案账户在本案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“健康元”的盈利为9.06亿元。

  父女分工联手

  对于这起5年前的内幕交易,汪氏父女在听证阶段提出了多项申辩意见。

  特别是对于内幕信息的传递,他们认为,仅凭汪耀元与欧亚平之间在2015年3月的五次通话,即推定“欧亚平向汪耀元传递内幕信息”是不恰当的。

  不过,证监会调查发现,涉案账户买入“健康元”时间与汪耀元和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、接触时间高度吻合,在通话之后相关账户进行了明显放量交易。

  在内幕交易案当中,知道内幕信息并进行交易是两个必不可分的环节。汪氏父女在操作中也进行了有针对性的“预防”。

  汪耀元主张,“汪耀元”账户及其在宏信证券和四川信托的6个信托账户均交由汪琤琤操作,汪耀元本人未操作涉案账户,交易“健康元”属于汪琤琤的个人行为,与汪耀元无关。

  汪耀元还称,与前妻沈某蓉、女儿汪琤琤未共同居住或生活,长期没有交流,没有在内幕信息敏感期与汪琤琤交流过内幕信息,对汪琤琤交易“健康元”情况不知悉。

  女儿汪琤琤否认控制全部账户,同时主张,自己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没有过联络、接触,与汪耀元也没有交流过任何有关“健康元”的信息,未非法获取内幕信息,购买“健康元”系根据自我研究和公开信息中获得的利好消息作出的投资决策,是完全正当合理的交易行为。

  但证监会调查认定,在案证据足以证明涉案账户由汪耀元、汪琤琤父女控制使用。“汪耀元称其将银行、证券账户交由汪琤琤管理,却对账户交易决策完全不参与,对交易情况不过问、不知情,明显有悖生活常理,无法自圆其说。”处罚书称。

  另外,调查发现,多数涉案账户均系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首次买入“健康元”,且买入金额巨大,同时普遍存在卖出其他股票集中交易“健康元”的情形,买入意愿十分强烈,并随着内幕信息确定性的增强进一步放大交易量。

  最终,证监会决定没收汪耀元、汪琤琤违法所得9.06亿元,并处以27.19亿元罚款,合计罚没总额36.25亿。  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逯文云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